茅香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咨詢

一、項目背景


鄉村振興離不開農村外部要素的進入,但在鄉村振興過程中,拆遷成本高、利益切割式發展、主體不明確、市場需求多樣化等因素,導致外來投資者不愿進入、農民被邊緣化、發展風險高?;诖?,我們沒有走傳統的資源切割買賣及簡單合股經營等常規性的發展路徑,而是結合茅香村發展基礎和農投公司國企優勢,再結合四川邁高旅游資源開發有限公司的服務優勢及鄉村發展模式定制能力,優勢互補,強強聯合。致力于搭建區域專業化運營平臺,由國企協助完善基礎設施,培育農村新型產業發展主體——茅香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實現農村資源整合、對接市場,通過有效的協同機制和共享機制,形成了區域內多元主體共商共建、利益共享、優勢互補的發展路徑。從而保障農民主體地位和利益不受損,避免大拆大建破壞鄉村肌理,降低發展風險,創造了鄉村振興的全新模式。以茅香村“童村”項目為突破口,借助國企獨特的資源優勢,積極探索國有企業助力鄉村振興的有效路徑,力圖創造符合新時代鄉村建設要求的、可復制粘貼的新型發展模式,并取得初步成效。 

 

二、模式內容



1、區域發展模式

鎮政府+天府農投+村集體,三方合作模式

鎮政府引導、天府農投資本進入及產業招引、村集體資源整合的區域發展模式


2、資源整合模式

租賃+租賃性住房模式





3、收益分配方式

合作社(小組合作社及村級聯社)將合作社成員的股份拆分為人頭股、資源股、產業股三種形態。(人頭股為界定為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依法享有集體資產收益分配;資源股為村民將其所屬資源經營權委托并經由小組股份經濟合作社進行資源保價和溢價分成的部分;產業股為產業聯盟成員享有委托資源的溢價收益及經營性收益。)


 

三、模式亮點總結


以“童村”項目起步區作為示范,初步形成了國有企業進入鄉村并助力鄉村自我發展的有效模式。當下,鄉村發展仍處于摸索階段,制度的不成熟、土地的限制以及老百姓對于以往大拆大建的抵觸情緒也給工作帶來很多困難。但在過程中,我們總結出了一套適用于鄉村發展的有效模式和談判理念。通過運營平臺對外招商,引進更多的新興產業,帶動區域內部三產融合發展,形成產業發展的良性循環,提升區域價值。協同村集體通過一系列的制度和機制創新,協調發揮村集體和市場兩類主體的互補功能,讓集體經濟重新煥發出活力,探索出了一條具有區域特色和制度特色的新型集體經濟發展路徑。茅香村發展模式突破了集體經濟發展中普遍存在的兩難困境:或為規避高風險而固守傳統業態,導致沉淀資源資產難以盤活、收益有限;或為尋求集體經濟快速發展和高收益而伴生的高風險,走出了一條沉淀資源資產有效盤活、風險可控、收益穩定的集體經濟發展道路。實現了城鄉資源要素的有效對接,找到了農村資本、人才短缺和城市資本缺乏投資增長空間、進入農村困難并存的破解路徑。茅香村新型發展模式以“村級聯社+小組合作社”為手段搭建“國企+集體經濟組織+社會資本”的專業化運營平臺。堅持“政府主導、市場主體、農民受益”的核心理念,構建茅香村商業化邏輯的建設運營模式。以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為方向,“三權分置”為基礎,“經營權”為突破口,實現農村集體產權要素的有序流動。初步探索形成少量資金投入,完善產業發展基礎設施配套,“筑巢引鳳”,吸引社會資本進入的“以點帶面式”發展思路。并運用多元化的商業邏輯實現村內閑置資源對接市場,引入社會資本和新興產業,盤活村內存量資源,激活鄉村內生動力,破解了鄉村資源分散、資產閑置、主體缺位、產業單一、勞動力束縛等發展難題,使得資源變資產、村民變股東、田園變公園。

 
推薦閱讀
亚洲日本成本人动漫_2021无码天堂在线_免费在线观看国产成人av_中文欧美亚洲欧日韩